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防坦克地雷 >

惊心动魄!中越扫雷工作堪称“玩命儿”

归档日期:06-24       文本归类:防坦克地雷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中越边境广西段新一轮扫雷行动11月27日正式启动。未来一年里,担负此次扫雷行动的扫雷队官兵,将对中越边境广西段所有遗留雷场进行全面深排,彻底清除边境地区遗留雷患。此次排雷将历时约一年,完成对68处、共60余平方公里雷场的扫除和封围。中越边境为何会有如此多的雷?它们是谁埋的?这些雷排查了多少?对周边百姓的生活有何影响?本期《军视点》为您盘点解析。

  当前,各遗留雷场雷区地形复杂,植被多样,大多数雷场隐没在荒草密林中,有的雷区位于接近90度的峭壁上,深度排雷时需要借助绳索滑降才能进行作业。扫雷队官兵正在进行搜排作业。

  此次扫雷任务将集中在文山州和红河州的富宁、麻栗坡、马关等6个市县边境一线余平方公里雷场的扫除和封围。

  此次扫雷区域山势陡峭、地形险峻、不便于机械排雷,只能采取传统的排雷手段,工作危险性大、组织实施复杂。前期,扫雷任务单位通过查阅资料、现地勘察、走访边民,核准雷场资料,为完成扫雷任务奠定坚实基础。

  未来一年里,担负扫雷任务的南部战区陆军边防某旅扫雷队官兵,将分东西两线同步对东兴市、防城区、宁明县、凭祥市、龙州县、大新县、靖西市、那坡县等8个边境县(市、区)的所有遗留雷场进行深排,清除遗留雷患。

  在漫长的中越边境线周边,数十平方公里内,密布51片雷区95个雷场,埋设着几十万枚地雷等爆炸物。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已在中越边境组织过四次较大规模的排雷作业。随着沿边地区的开放发展,尚未排除的地雷隐患日渐凸显。地雷让中越边民损失惨重,据曾参与排雷行动的扫雷兵向媒体透露,在边境的很多寨子里,“家家都有假肢和拐杖,成为一种常见和必备的东西。”

  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政府数据表明:从1979年至2003年以来,该州因不慎触雷致伤残人数达5878人,年龄从8岁到84岁,动物牲畜死伤更是无法统计,另外还有5万余亩耕地因此荒芜。该州富宁县边境的沙仁寨曾是有名的“雷患村”:87名村民被地雷炸得只剩下78条腿。

  2015年11月,经国务院、批准,我国在中越边境第四次实施排雷作业。当时,云南省军区组建扫雷指挥部,第一时间出征排雷战场。两年来,已完成了对云南段41处、18.4平方公里雷区的扫除任务,清除地雷和各类爆炸物5.3万余枚,移交红河州和文山州富宁县土地、林场2万余亩,同时对雷区永久性封围设施逐块进行勘测设计。

  1979年2月17日,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打响。战争结束后,中越边境留下许多雷场。

  埋设在中越边境上的地雷不仅有中式、越式地雷,苏式、美式地雷也不少见。地雷种类更是有防坦克雷、防步兵雷、松发雷、绊发雷、跳雷、诡计雷等至少数十种。雷、松发雷、绊发雷、跳雷、诡计雷等至少数十种。

  据介绍,由于地雷种类多、埋雷时间长,地形变化大,中越边境的雷区成了世界上罕见的地雷密度高、难辨认的混合雷场。

  2015年9月11日,我国宣布将在中越边境组织实施排雷作业,这是军方战后第四次排雷。中越边境的战火在1989年硝烟散尽,中越两国在1991年就实现了关系正常化,可战争留下的阴影依然笼罩边区,当年中越双方埋藏在两国边境的无法计数的地雷威胁着边区民众的生命。

  曾参与排雷行动的扫雷兵傅秀堂称:“没有人知道,在中越边境到底有多少地雷。”有人说有100万枚,有人说可能有200万枚。地雷让中越边民损失惨重,在边境的很多寨子里,“家家都有假肢和拐杖,成为一种常见和必备的东西。”

  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以下简称“文山州”)政府数据表明:从1979年至2003年以来,该州因不慎触雷致伤残人数达5878人,年龄从8岁到84岁,动物牲畜死伤更是无法统计,另外还有5万余亩耕地因此荒芜。

  其中文山州富宁县边境的沙仁寨曾经最为惨烈,成为全世界有名的“雷患村”。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触雷的87名村民如今只剩4人。云南文山州麻栗坡县八里河村一共有54户村民,村里的人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被地雷炸过的经历。

  广西龙州县下冻镇那花村边境是一片连鸟儿都不敢落脚的荒坡,1980年以来,全村已有30头耕牛、15名村民被地雷炸死、炸伤。由于雷患,边民们守着万亩良田不能耕种,满山的水果、药材不敢采摘。

  1992年至1994年,中国政府在中越边境组织了第一次大扫雷,受资金限制,主要清除边境口岸、通道,还有边防部队巡逻道路上的地雷,边境840余万平方米土地可安全使用,标示雷场82处,此次排雷后,60条边贸通道和25个边境贸易点得以开辟,而在边境地区,特别是当年的主战场,还有大面积雷场存在,数百万亩良田不能耕种,边界的雷患始终一直存在。

  1997年开始,云南和广西边境地区又展开了世界军事史上最大规模的扫雷行动,即通常所说的第二次扫雷行动。军方一共扫除地雷50多万枚、爆炸物18万多发(件),中越边境地区有102.8平方公里的雷场面积被清除。更重要的是,这次扫雷行动以封围标示的方式,将存在地雷和爆炸物的159.46平方公里土地圈列起来,防止边民误入。

  “从那以后,人触雷的事件就很少了,但是牲口跑进雷区被炸死的事情还是很多。”

  2008年,为完成中越两国陆地边界勘界立碑,中国军方开始第三次较大规模地清除边境的地雷和爆炸物,最终排雷队伍清扫出后方通往新立界碑点之间、各新立界碑点之间的通道,并在新立界碑点处扫出一块200平米左右的安全区域,供勘界施工用。

  由于地雷种类多、埋雷时间长,地形变化大,中越边境的雷区成了世界上罕见的地雷密度高、难辨认的混合雷场。云南省的一名边防军官认为:“要说这里是世界上最复杂、最难清扫的雷场,一点也不过分。”

  据了解,埋设在中越边境上的地雷有防坦克雷、防步兵雷、松发雷、绊发雷、跳雷、诡计雷等至少数十种,有些地雷还挂在树上,埋在石隙里,掩于小溪边……让人防不胜防。

  “这是中越边境扫雷面临的困难之一,雷的种类太多了。”在当年的战争中,双方部队究竟在边境线上埋下了多少种型号的地雷,谁也不知道。由于不同种类的雷引发原理不一样,排爆手段也不同。由多型号地雷组成的混合型雷场,最让工兵头疼。

  从1979年至今30多年,很多地雷和爆炸物已经严重锈蚀。再加上云南、广西地区山高林密,雨水较多,泥石流和山洪频发,一场大雨过后,有的雷埋藏位置、深度都发生了改变。

  这些被岁月和泥石流冲刷了几十年的地雷,可能裸露在路边,也可能深埋在土里。排雷兵傅秀堂介绍:有一次带领扫雷队排雷时,爆破组炸开了地表上面30厘米的浮土层,工兵手持探雷针上前一探,不由出了一身冷汗。就在刚刚炸开浮土的地方,下面一层一层地累积了好几十颗地雷。后来分析,这些地雷是顺着山沟被雨水冲刷到这里,又受到岩石阻挡,就密密麻麻地堆积了起来。

  有些人穿过被画上骷髅头标识、禁止人入内的雷区,冒着触雷被炸的危险摸出了一条线路,可以绕开中越边境的关卡,进行走私。

  2014年,深圳海关缴获了12个走私团伙,他们由香港进货,通过海运、空运等方式运至越南,由搬运公司运至中越边境,在战争时期留下的雷区铤而走险,采取绕越设关地的方式将货物走私入境。

  2016年6月4日,云南省军区扫雷三队一分队一班扫雷战士程俊辉,像往常一样身着“铠甲”奔赴位于云南富宁的中越边境雷场。“嘀嘀嘀……”搜排到半山腰时,他手中的探雷器探测到了绊发雷引信。

  身穿14公斤重的防护服,强忍着近40摄氏度的高温,单膝跪地,屏气凝神……程俊辉顺利地排除了引信。但就在此时,他脚下巨石突然崩塌,程俊辉不幸坠落至30多米深的谷底,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22岁。

  没过多久,程俊辉扫雷牺牲的事迹便受到网友关注。不少网友为其牺牲感到痛惜,向他表达敬意,并希望他一路走好。而程俊辉因其不顾个人安危专心排雷的精神,被网友称为“雷场邱少云”。

  随着排雷工作的不断进行,我们相信人民子弟兵会给雷区周边百姓带来更安全的生活环境,也希望他们在排雷工作的过程中,“小心,再小心一点”,避免令人惋惜的牺牲。

本文链接:http://tbobsbbq.com/fangtankedilei/90.html